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狼烟晚明 > 一百九十七章 如虹

一百九十七章 如虹(第1页/共2页)

一百九十七章如虹

朱燮元喝高了,酒劲上来脑袋一挨上枕头便整夜呼呼大睡;罗乾象见朱大人老爷竟如此信任,允许带刀入席也还罢了,第一次见面便拉着自己同榻而眠毫不见疑,着实感动得不得了:都说汉官坏,眼前这老头子算四川最大的官儿了吧?哪里坏啊,分明像咱们苗子一样的直性子呢!别看罗乾象性格直,但他不傻,心里自有一番打算——奢崇明本钱比自己大得多,打不过汉人还能往水西跑、小小的水脑寨又没长腿,能跑哪里去?打输了固然一定会被汉人烧成白地,即便打赢了,也一样会被奢崇明啊呜一口吞掉!身为罗氏一脉的当家人,不能不为全族人考虑。罗乾象酒量比朱大人高得不是一星半点,既感动,心里又有这番小九九,复被朱燮元的鼾声吵得睡不着,前半夜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饼似的折腾。

这可苦了孙杰——朱大人喝大了非拉着这蛮子兄弟同睡,虽说有马大哥这层交情,但,毕竟是第一次见面,万里还有个一呢不是?万一这家伙夜里对巡抚大人不利……后果如何孙杰想都不敢想!偷偷叫沈钢回去把盛得功等几个身手好的亲卫叫来,怕弄出响动反让罗乾象多想,几人全没着甲,手里握着匕首在朱大人卧房门口、窗根蹲了一整宿,罗乾象每一次翻身都把几人吓得浑身一激灵……

苦苦挨到次日破晓,听到屋里二位打着哈欠开始说话,终于放下了心。史二雷岁数小,孙杰与朱大人的长随朱五交代了几句,叫二雷换了小厮的打扮端洗脸水进去照应,自己和沈钢盛得功几个回去换衣服——换完戎装还得赶紧跑回来装作饱睡一夜的样子给罗乾象送行!

路上孙杰跟沈钢又嘀咕了半天,最后嘱咐道:“沈大哥送走罗寨主以后立即回营,叫栗芳留下一个步队守新都,一个步队接防大营,辅兵留五百吧,多张些旗子遮掩,莫被贼探看破虚实便好。大哥你带领全军绕到龙泉镇背后仰天窝桃花沟一线设伏。一会儿我会叫成都府多做些饼子酱菜送到大营,这几日无论路上还是宿营,都不要举火,兄弟们将就些。屎溺坑刨深些,拔营前用土掩好。马队全体充作哨桩撒远了警戒,遇到大股苗贼便提前避开,零星贼哨就地格杀,切莫走漏消息。估计三日后奢贼会败退到你处,守不过来的小路上提前教辅兵多弄些障碍,最好把树砍倒堵它几十丈远近,集中兵力在几条大路上,待奢贼退来全体战兵着半甲突击。”

沈钢关切地回道:“这些都没甚问题。但你这里兵力太过单薄了些,那些卫所兵都是废物,关键时分指望不得。我给你留一个营吧,哪怕半个营呢,我真放心不下。”

孙杰摇摇头:“还是不用了。通过这几天战事看来,成都卫完全没有训练确实不中用,拉出去野战丝毫指望不得。但我这里毕竟有墙,有长捷营做主心骨他们再搭把手,昨日你又带来两门炮,应该能挡住奢贼。混战时罗寨主给他背后来一刀,我同时开门逆袭,一时他们辨不清敌我,军心大乱之际定会一窝蜂败退下去。但罗寨主加上他几个朋友充其量七八千,奢贼总共十几万人,等他明白过来绝不会甘心,必定会在龙泉整顿人马再杀回来,那时咱们手里的棋子已全部下尽,成都府就危险了。所以,你务必在龙泉驿给他致命一击!决不能让奢贼有喘息的机会,狠狠打!咱们死死咬住溃贼一路撵下去,贼人越跑越散,跑进山里的散贼莫去理他,便是沿着官道穷追。你还要提前分一个营到雒水里去抢船,人手本就不够,你都带着吧,我能扛得住。”

说着话,二人来到抚衙,恰好看见朱大人与罗乾象一前一后地出来。罗乾象向众人一抱拳:“朱大人老爷、孙家哥哥、沈家哥哥,咱回去了。两日后咱带兵上来,杀奢崇明。嗯,就是这样。”

朱燮元正要答话,沈钢开口道:“且慢。罗将军,你回去务必叫儿郎们在身上做个标记,”说着话苦笑了一下,“你的人既认得我们,也辨得出其他部落、寨子的人马;但莫说某的兵,即便是哥哥自己看来,你们所有人都差不多,打起来怕难免误会啊。”

罗乾象闻言一怔:“衣裤花色、脸上身上刺的图、戴的项圈耳环、包头缠法、头上插的鸟羽……无论哪里都不一样,不是一眼便知道,怎会辨不出?”

几人面面相觑,竟无言以对。还是朱大人老谋深算,抬眼看见街斜对面的布庄,有了主意。伸手一指:“来呀,把那店里的红绸红布全给老夫搬来。沈副帅,你叫两个兄弟跟罗将军一道回去,他的人左右臂各缚上一条做记号吧。”

各位大人们谈笑风生地话别,背影渐行渐远。布庄里隐约透出半声压抑的呜咽,随即马上便消失,仿佛哭泣者被人猛然捂住了嘴……

约莫半个时辰后,城楼上。

看着远处向自己缓缓推进的几十具高大的塔楼,朱燮元有些焦虑:“国栋,全城只有不到三千兵,万一贼人登城很难抵挡。沈副帅该回到大营了吧?是不是派人叫他来策应一下?”

孙杰并没有告诉朱大人沈钢率领全军设伏的事。除了那架巨无霸吕公车,奢崇明还打造了这么多塔楼,实出孙杰意料之外。他本以为那便是奢崇明最厉害的杀招,破掉以后顶多再来上四五具塔楼,十来架撞车罢了——楯车不能上墙,再多也不用理会,用床子弩防好城门、两门大神炮盯牢了塔楼打、沈钢带来的两门虎蹲炮瞄着贼人扎堆儿的地方轰,长捷营对付搭上来的梯子,硬扛上两天,罗乾象的人马便能开上来了……

望着城外里许向自己缓缓逼近密麻如林的塔楼,孙杰有些动摇了——两门大神炮,在最理想的状态下也只能做到半炷香的时间各自完成一轮施放、两门虎蹲炮算一盏茶打一响吧,但炮弹小,两三炮未必能打坏一具、床子弩数量倒是多些,可铁矛只剩下十几支,抛开准头不说,即便支支中的,干翻一具塔楼总要三四支、至于撞门的冲车,便只能靠火罐对付了……无论如何,自己手里这点守具绝对没办法应付那么多大型攻城器械!除非……

若是立即叫沈钢改变计划回援成都,时间上肯定来得及。不过,长途奔袭十几里便马上投入战斗,自己的兵再能打,奢贼那么多人,可以不停地把体力充沛的生力军投入战场跟几千精锐战兵拼消耗……今天这一轮攻势倒是应该能扛过去,傍晚残兵入城——话说,那时还能剩多少人?两千?两千五?三千?不可能!连重伤员全算上也绝不可能到三千!其中明天还能打的又能剩多少呢?明天怎么办?大人说大嫂在来援路上,然而重庆是必经之路,被奢贼占着,得先打下来才能过去。大嫂肯定能拿下来,这个不用怀疑。按最快的脚程算,这么几天的时间大嫂最多堪堪走到重庆府边界,赶到成都至少还要五六天!再死扛一天,等罗乾象么?到时候他看到的景象会是十万大军围着成都府的一群残兵压着打,他还敢不敢暴起?即使他突然反戈,各个部落战力都差不多,奢贼十比一以上的碾压性优势下,罗将军也是白白送掉性命!而且,就算最后守住城,代价必定是孙家军元气大伤,没个半年以上的休整训练便与卫所兵无甚区别,即便如此,战力也只能恢复到六成左右,再达到今日这般还不知要多久——一支部队的脊梁骨是把总、果长等基层士官和百战老兵,这些人拼光了,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训练再充分也是徒有其表啊……

嗨,啥时候了,还想这些作甚!孙杰摇摇头,像是要把种种不切实际的未来景象赶出脑海——先顾眼前吧。朱大人说得对,若是被那些塔楼接近,贼人大举登墙,一切便全完了!

于是向朱燮元转过头去,准备跟大人说一声便叫二雷去追沈钢,还没开口,猛地见到迎面投来两道刀锋般锐利的目光!然后是一张坚毅的胖脸——竟是劳顺,厚嘟嘟的嘴唇紧抿着,嘴角带着一丝自信的笑纹正在热切地盯着自己!

本站最新网址:www.biquge99.net

如果你也喜欢网购,可先免费领取: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